【阿其那】造句:
  • 己亥,锡保奏阿其那卒于禁所。
  • 阿其那为人爽快,又能扶持人。
  • ”至三月,改其名为阿其那
  • ,高墙圈禁,改其名为“阿其那”。
  • ,圈禁,并削宗籍,更名为阿其那
  • 有人说阿其那意为猪、狗不如之人(15)。
  • 九月,顺承郡王锡保奏:阿其那染患呕症。
  • 允?改名为“塞思黑”,把允?改名为“阿其那”。
  • 十二月庚申,王大臣请将阿其那、塞思黑妻子正法。
  • 后命削胤?王爵,高墙圈禁,改其名为“阿其那”。
  • 按说者皆谓塞思黑、阿其那必非善终,恐有毒毙之嫌。
  • 问王存,供称:我的主人在时,阿其那还差人取过银两。
  • 他称扬阿其那的话,说了没说,因为我年纪小,不知道等语。
  • 查赫寿大逆极恶,谄附阿其那,并送给许多银两,情节甚恶。
  • 都统公殷德等将阿其那之母舅噶达浑之族人拟入包衣佐领具奏。
  • 宗人府请更名编入佐领,胤?改名阿其那,子弘旺改名菩萨保。
  • 三月十二日,自改其名为“阿其那”,改其子弘旺名“菩萨保”。
  • 因为我年纪小,我的父亲送给阿其那多少银两,我实在无从知晓。
  • ”允?回奏:“我向来为阿其那所愚,今伊既伏冥诛,我不愿往看。
  • 因此笔者认为阿其那是动词acimbi的名词化,也可以转译为“畜牲”之意。
  • ”胤?回奏:“我向来为阿其那所愚,今伊既伏冥诛,我不愿往看。
  • 三月,下令胤?改名为阿其那(满语为“狗”,但学界尚无定论)。
  • 谕曰:“阿其那、塞思黑虽大逆不道,而反叛事迹未彰,免其缘坐。
  • 李煦供称康熙五十二年阎姓太监到苏州,说阿其那命我买苏州女子。
  • 案查从前讯问李煦如何买过苏州女子送给阿其那一案,令其据实供出。
  • 至于提说阿其那的好,说了或未曾说,因为我不在旁边,未曾听见等语。
  • 因为我受不得阿其那的威胁,就妄行背理,用银八百两,买五个女子给了。
  • 四年,雍正以其结党妄行等罪削其王爵,圈禁,并削宗籍,更名为阿其那
  • 先生即认为阿其那与塞思黑释为“狗”和“猪”的说法不确,并做出考证。
  • 十月,谕诸臣,谓曾静、长熙一案实系阿其那、塞思黑门下凶徒太监之所致。
  • 正月,削除允?、允?宗籍,分别改其名为阿其那、塞思黑,旋皆死于囚所。
  • 由此二万两看来,你的父亲送给阿其那甚多,只说给了三千两,这样说可以么?
  • 所以,允?之自改名阿其那又,就不可能没有意思,而应联系改名时的背景分析。
  • 寻又经康亲王等奏请,弘皙子孙著照阿其那、塞思黑之子孙革去宗室,给与红带。
  • 诸王大臣“合词”奏请阿其那、塞思黑应戮尸,同党之允?、允(礻我)并应正法。
  • 令各省呈报虚垦地亩,始行裁除各省杂税;赏阿其那、塞思黑子孙红带,收入玉牒。
  • 5、剧中八阿哥和九阿哥被削去宗籍,八阿哥被改名为塞思黑,九阿哥被改名为阿其那
  • 雍正遣人威胁允?说:“阿其那在皇考之时,尔原欲与之同死,今伊身故,尔若欲往看。
  • 雍正遣人威胁胤?说:“阿其那在皇考之时,尔原欲与之同死,今伊身故,尔若欲往看。
  • 摩里亚半岛的米斯特拉斯在1249年由阿其那王子维耶哈丢因的威廉作为要塞的竞技场而修建。
  • 据传,雍正的八弟“阿其那”(允祀)、九弟“塞思黑”(允?)都是为“血滴子”所杀。
  • 雍正帝即位后,与胤?、胤?起兵谋反,但失败被捕,被雍正赐名“阿其那”(意为“狗”)。
  • 供称:我在江南时,赫寿对我称扬阿其那的好处,并说阿其那对我极好,我做官亦是他的力量。
  • 今供称“苏努、七十、阿灵阿、揆叙、鄂伦岱、阿尔松阿,结为朋党,协力欲将阿其那致之大位。
  • 无论阿其那、塞思黑,非满文‘猪’、‘狗’之音译,且世宗亦无以猪、狗名其同父之人之理”。
  • 总之,先生认为阿其那与塞思黑之名虽非确指”狗”和“猪”之意,但也都有被蔑视和轻贱的含意。
  • 他说:“允?、允?之改名阿其那、塞思黑,世俗以为满洲语‘猪’、‘狗’之义,其说至为不根。
  • 阿其那”一词,学者解释有所不同,过去多认为是“猪”的意思,近来有学者解释为“不要脸”。
  • 《准风月谈?“抄靶子”》:“雍正皇帝要除掉他的弟兄,就先行御赐改称为‘阿其那’和‘塞思黑’。